用大师赛拯救惨淡赛季? 斯皮思希望记忆指向光明

  顺其自然的时机没有比现在更好的了,同样,也再没有比这座球场更好的场地了。

  自此之后,他再没有赢过。过去15站赛事,他没有进入过前十位,更不和谐的是,他落后冠军平均超14杆,仅有的例外是他3次遭遇淘汰时。

  北京时间4月11日,泰格-伍兹再次成为冠军,他在美国大师赛上的吸引力更大了。

  “我感觉现在我处于上升的通道上。我就是这种感受,”斯皮思说,“我觉得没有必要证明什么。我知道我的球在什么位置,我知道好事情即将到来。”

  “对球的无知是福,”他说,“我各种事情都做得很好,可是我不知道是为什么。我只是去做。接着它们出了状况,因此我不得不搞明白为什么我能做好,以及如何训练回去。”

  可是如果有哪座球场能治愈他的问题,或许只有奥古斯塔。

  可是这里也有一种声音——绝非耳语——这一低谷绝不是奥古斯塔4天——甚至是2天——能治愈的。又或者他再也不能像21岁时打2015年赛季那样棒了。当时他包揽了美国大师赛和美国公开赛,只差1杆进入英国公开赛延长赛,在美国PGA锦标赛上获得第二。

  这样的话语对于斯皮思而言,好似寄居在佐治亚松树上的小鸟一样,安抚内心。别的年份,当美国大师赛即将在星期四开打的时候,斯皮思也是人们议论的对象之一。

  “从这一边看到人们对他的议论,对他写的东西,真的很让人沮丧,因为我知道他接近了,”贾斯汀-托马斯说,“这个星期他会打好的。我真的这么想。他全年都展示出自己的进步。他只是未能在赛事的四天时间中将一切融会贯通而已。可是我会说:他在这座球场的战绩本身很说明问题……可是这项运动,你需要顺其自然。”

斯皮思水边捡球

斯皮思出席赛前发布会

  “这个星期,我的期待是很高的。我对自己当前的球技感觉很好,”斯皮思在德州公开赛周末打出73-72,从并列第二位滑落到并列第30位。“我感觉最近的表现不能说明我球技实际所处的位置。我感觉过去两天,发球台到果岭方面,我已经进步了很多。现在的关键是信任我所训练的东西,我另外觉得自己不必要非打好不可。”

  这样的日子或许不会等太久便会结束。

  麦克罗伊是博彩公司的夺冠热门——或许也是情感上的夺冠热门。面对第五次在奥古斯塔完成全满贯的机会,他今年的开年不能更好了。麦克罗伊赢得球员锦标赛,在另外三场赛事中从最后一组出发,到现在7站美巡赛,他还没有一场落出前十位。

  麦克罗伊与另外4位世界前五的选手一样,如果在离开美国大师赛的时候披上绿夹克,可以登上世界第一位。参赛人数这么少——87人之中还包括6名业余选手——赛事是相当开放的。不过多年以来一直如此。

  “我对所有一切:身体、心灵和球技皆感满意,”麦克罗伊说。

  自从伍兹以来,再没有一个年轻球员像斯皮思这样在奥古斯塔成为大师,扬名天下。5次参赛,从20岁在首秀中拿到亚军开始,他已经获得一件绿夹克,追平了赛事杆数纪录,因为一个第二名,以及去年差一点创造历史性杆数,而获得两枚银牌。上一年度,斯皮思在18号洞的开球撞到了一棵树,不幸吞下柏忌,即便如此,他仍旧打出64杆。

  奥古斯塔等待着他。

斯皮思出席赛前发布会

  区别在于以前斯皮思被视为争冠的热门选手之一。这一次,他也许能再次争冠。

新婚妻子为斯皮思在三杆洞竞赛背包

  “我感觉这个星期没有额外的压力,”斯皮思说,“我感觉自己在雷达的盲区中,这是极好的。”

  斯皮思现在正从一个洞里爬出来,要不这个洞所花的时间超过了他的预想,要不是这个洞比他想象的要深很多。

  “我已经一步一个脚印回来,成为了可以赢得赛事的选手,”他说。

  他在这里的最差名次是2017年并列第11名。即便当时,他开始最后一轮时也只是落后2杆而已。一点不奇怪,他称美国大师赛“是我全世界最喜欢的赛事”。

  最说明问题的是年初斯皮思说的话。当时他刚刚从两个月的休假中归来。在这两个月时间中,他举办了婚礼。

  这一切令斯皮思对今年的比赛十分着迷。

新婚妻子为斯皮思在三杆洞竞赛背包

  如果没有自信心,斯皮思至少散发出了耐心。

  当两年前,斯皮思赢得英国公开赛,成就全满贯第三站的时候,他被视为高尔夫的下一条巨龙,可是现在,25岁的他却陷入了巨大低谷。

斯皮思水边捡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