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的这个记录或许能告诉他的家人他身故在何处”82岁老人为烈士找“家”

  2月27日下午,记者在山东英烈网查询“辛洪海”烈士的信息,网页内容显示“辛洪海”烈士为山东招远人,安葬地在招远市烈士陵园管理处。记者向招远市烈士陵园管理处核实,工作人员查询后告知,确实有位招远籍的烈士名叫“辛洪海”,但这位烈士并未安葬在招远市烈士陵园。

  未见其真面,却一直在脑海中

  “一辆由独轮车改造的担架,被女战士引导抬到了王家祠堂。女战士还掀开被子看了那位战士一眼。”王景明说,后来他才得知那位战士牺牲了。

  再后来王景明进城上学,回村参加拥军优属活动时发现村民设立了临时的烈士祠。“我表叔李华成字写得好,所以写烈士排位的事儿总是在他家里,我一般也在场,村里老人说那位烈士叫‘辛洪海’,我就记住了。”他回忆说,“我不曾见过他的面,不知道他的年龄,但我知道他叫辛洪海”。

  2月25日,本报报道了莱芜投递员为烈士找家一事,王景明看到后,想起了“辛洪海”,于是联系本报热线,想为这位烈士的家人提供一些消息。“我记得一位教师讲这位烈士的遗骨1958年迁到寒亭村西面的烈士陵园了。”他说,以上是他所知道的关于这位烈士的全部信息。

原标题:“我的这个记录或许能告诉他的家人他身故在何处”82岁老人为烈士找“家”

  让烈士家人知道他的牺牲地

 

“我的这个记录或许能告诉他的家人他身故在何处”82岁老人为烈士找“家”

  王景明从退休后就一直坚持写作。2017年清明节,他又一次想起了这位烈士,便提笔写成散文记录了下来。文章开头他写道,“清明节到了,这是祭奠先人与仁人志士的日子,当然也要祭奠为革命牺牲的烈士们,这些年来我一直想写点东西记录下一位革命军人生命的最后时刻,即他牺牲的详细地址和身后的一些事情……”

  随后,记者联系潍坊市寒亭区退役军人事务局,工作人员查询后告知没有查到有关“辛洪海”烈士的消息,“确实没有查到这位烈士的信息,我也跟民政部门了解了,也没查到有这位烈士迁出的记录。”

值班主任:李欢

  最后,记者联系寒亭区寒亭街办李家东庄村村委工作人员,把情况说明后,对方表示会协助查询,但需要时间跟村里老人确认。

  “我把这事记录下来,只是想着如果这位烈士的家人能看到,我的这个记录或许能告诉他们这位烈士身故在何处。”王景明说。

  王景明出生在潍坊寒亭李家东庄村,他记忆中的那一年大概是1947年的夏天,那年他10岁。“我记得那天早上,八路军到了我们村。有一位八路军女战士,她留着一头短发,站在我家门口指挥着运下来的担架往北去。”王景明说,这位女战士飒爽的英姿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尽管已经过去了半个多世纪,他仍没有忘记。

  记忆中的烈士:

王景明老人展示手写的烈士回忆录 记者王汗冰 摄

  “这位烈士我不知道他的年龄,也不知道他什么模样,可我知道他的名字和籍贯,知道他的生命终结的地点、长眠在何处,我永远把他记在心上。”82岁老人王景明一直记着一个名叫辛洪海的烈士。近日,他联系本报热线,说出了自己心里最朴素的愿望:“只是想着如果这位烈士的家人能看到,或许能告诉他们这位烈士身故在何处。”

  朴素的愿望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