降准落地首日隔夜利率再破1%:为何债涨、汇稳?

江海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屈庆表示,在逆周期调节政策持续发力、降准落地后资金面将边际收紧、股市“春季躁动”结构性行情或已在酝酿等因素影响下,2020年一季度长端利率继续下行空间有限,需警惕长端国债收益率转而上行的风险。

一般而言,市场利率变动对股汇债均有影响,尤以债市最为明显。其逻辑在于,因为利率低,金融机构可以滚动借入成本较低的隔夜资金,来配置较长期限债券套利。1月6日,银行间质押式回购交易达到4.46万亿的规模,创出历史新高。

1月LPR报价利率将下行

股市方面,1月6日上证指数一度突破3100点,最终收报3083.41点,相比上一交易日下跌0.01%。分析来看,1月1日降准消息释放后,市场已完全消化这一预期——1月2日已上涨1.15%。

记者了解到,流动性宽裕使得债市走强,10年期国债主力合约涨0.18%,银行间现券收益率下行逾1BP,一级市场需求向好。“降准确实对市场流动性产生了实实在在的宽松影响,利率也出现下行,说明市场预期相对乐观。”中银固收首席分析师杨为敩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。

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,当日有500亿逆回购到期,因此央行实现流动性净投放7500亿,资金面呈现宽松态势,隔夜资金利率再度跌破1%。市场利率变动对股汇债均有影响,但尤以债市最为明显。

“2019年国内隔夜资金利率在2%左右,今年应该会下降一些,但1%的隔夜利率不会是常态。”前述外资行高管称。在他看来,在缴税、降准、地方债发行、春节取现等因素影响下,1月份资金到期与回笼预计将达到3万多亿,即便降准对冲一部分,仍将面临2万多亿的资金缺口,利率可能会小幅上升。

记者采访了解到,此次市场利率下行的原因在于季节性因素消失。在资金市场上,一般季末、年末资金都会异常紧张,跨季或跨年后资金利率就会回落。更为重要的原因则是,降准释放的8000亿资金流到市场。2019年1月4日降准后,资金利率也大幅下行。

数据显示,1月6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徘徊在6.97左右,未见明显下跌,甚至相比上一交易日还略微有所上涨。